当前位置:17起点小说>书库>科幻灵异>人间苦> 第2639章 镜像惹的祸

第2639章 镜像惹的祸

    第2639章 镜像惹的祸
    任凭孔四桥,口吐莲花。
    蔡根站在那一边听,一边点头。
    就是不动地方。
    “蔡老弟,你赶紧走吧。
    我一会处理起来,也挺麻烦的。
    万一在牵连到你,那就不好了。
    你放心,我已经把这里整明白。
    不会添更多罗乱的。”
    孔四桥拍着胸口保证,那叫一个真诚。
    偏偏,就是他的真诚,让蔡根起了疑心。
    一个陌生人,无缘无故对你好,没有猫腻的概率很低。
    可是,人家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
    就是灵气复苏,造成的意外。
    也不算什么大规模的灵异事件。
    息事宁人的结果,也不算太坏。
    蔡根刚想说几句客套话就走。
    就看到那个缺失了思考器官的潘国富。
    原本躺在地上,好好的。
    突然,胳膊举了起来。
    这场面,就有点惊悚了。
    如果,他没有被断头,还有可能是没死透。
    可是,眼前的情况,不太好解释了。
    孔四桥也很意外,赶紧扑上去,按潘国富的胳膊。
    谁承想,潘国富随手一甩,就把孔四桥扔出去好远。
    撞破了厂房的墙,埋在一片废墟中。
    诈尸?
    不会吧。
    蔡根这时再想往门口走。
    结果一回头,大门又消失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血色的领域,再次出现。
    “不是,没完了吗?”
    也不知道,这句话蔡根问的是潘国富,还是其他人。
    反正,潘国富用行动表示,事情没个完。
    举起的双手,在地上摸索了一阵,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可惜,没有找到。
    这让他很急躁,扭曲着身体,站了起来。
    突然,摆成了一个大字。
    地上的血色铠甲,仿佛收到了某种召唤。
    一下子解体了,每一片玛瑙,仿佛都有自己的想法。
    在空中组成了一个大字的形状,套在了潘国富的身上。
    只是,这次重组后的铠甲,与刚才有了些许不同。
    在胸口和腹部的位置,没有任何遮挡。
    而且,没有了头甲的部分。
    就像是随弯就弯,私人订制一般。
    别说,这么一改之下,还挺时尚呢。
    只是不太符合正常人的审美。
    “你盯着我看个毛鸡啊?”
    潘国富,竟然开口说话了。
    百分百是他的声音。
    蔡根听了不止一次。
    可是,他都没有嘴,咋说话呢?
    从上往下,蔡根慢慢的寻找声音的来源。
    终于,看到了潘国富裂开的肚脐眼。
    这下,可把蔡根吓坏了。
    不是多出一个嘴,或者奇形怪状,让蔡根有多难接受。
    见识过及埃神系的生物实验室,什么恶心的生物都见过。
    但是,远远没有一个普通人,突然变态给人冲击大。
    红口白牙,怎么就能出现呢?
    再说了,只出现一个嘴,也不用符合常规审美啊。
    蔡根刚要吐槽,就看到了潘国富的眼睛也睁开了。
    就在他胸口的位置。
    这个
    有了眼睛和嘴,潘国富好像重生了一般。
    在地上捡起了破菜刀,双手握住,高高举起。
    指向天空,好像希曼变身前一样。
    “贼老天,我看你能奈我何?”
    一个简单的举动,一个简单的口号。
    潘国富的气质,立马就不一样了。
    站在院子中央的,不再是那个瘦骨嶙峋的玛瑙厂小老板。
    而是,从远古跨越时间而来的杀神。
    “潘国富,我命令你。
    把刀放下。
    脱掉我的金缕玉衣。”
    孔四桥那油嘴滑舌的腔调,再次响起。
    看他一嘴血的模样,刚才也是受了伤。
    手里举着一片红黄相间的石头片。
    ??????55.??????
    仿佛是遥控器一般,对着潘国富。
    潘国富由于自身条件受限,慢慢的转过了身。
    这才与孔四桥对视。
    并没有放下刀,也没有脱掉量身定制的铠甲。
    “孔四桥,你特么不是在国外吗?”
    孔四桥拿着石头片的手,颤抖了一下。
    仿佛加大了功力。
    “潘国富,我命令你。
    放下刀,脱掉金缕玉衣,跪在我的面前。”
    潘国富的八块腹肌,扭曲了一下,摆出了一副戏谑的神情。
    一动不动的看着孔四桥,就像是在看着小丑表演。
    孔四桥把石头片,放在眼前,仔细的看了看。
    不敢置信,有点怀疑,不愿接受。
    仿佛也在纳闷,遥控器咋就不好使呢?
    “潘国富,你特么改了图纸?
    没想到,你的手艺这么潮。
    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我以为你有匠人精神呢。
    原来是个混子。”
    这下,可算是说到潘国富的麻筋上了。
    当时就炸毛了。
    “你再说一遍,你再说一遍”
    随着质问,潘国富一步一步走向孔四桥。
    压迫感,瞬间就起来了。
    孔四桥赶紧后退,连忙解释。
    “如果没有改,那为什么我拿着阵眼。
    你不听我的话?”
    话说到这个份上,潘国富停下了脚步。
    挺胸,后仰,做出了仰天长啸的姿势。
    “哈哈,贼老天,百密一疏,给我留了一线生机。
    这就是我命不该绝,不该被你坑死。”
    难道真的是天意吗?
    孔四桥也有点含糊了。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掏出了手机。
    一边查找资料,一边嘴里叨咕。
    “没错啊,每一张图都没错啊。
    到底哪里不对了呢?
    对啊,全都对啊”
    看得出来,孔四桥也是个执着的人。
    如果找不到哪里不对,是不会罢休的。
    偏偏,潘国富也是具备匠人精神的,精益求精。
    如果不找到哪里不对,就是对他手艺的侮辱。
    所以,他也想知道,哪里不对。
    为什么自己不受,孔四桥的控制。
    整套铠甲,两千多片,也就是两千多张图片。
    孔四桥查聊天记录,一张一张的核对。
    两位主角,都在办正经事。
    作为观众席的蔡根众人,当然不能打扰。
    反正也出不去,等着呗,也不着急。
    半小时过去了。
    一小时过去了。
    两个消失过去了。
    蔡根实在没忍住,打了个哈气。
    孔四桥,终于找到了那里不对。
    “卧槽,我特么忘记镜像问题了。
    你,你把阵法图,给整反了。
    不是,不是你的毛病。
    这事怪我,是我考虑不周全。
    我滴妈呀,我是真该死啊。
    咋就忘了镜像的问题呢。
    这事闹的。
    阵法逆转,这才出了意外。
    潘老弟,对不起哈,是老哥我的错。”
    等了这么半天,竟然是这么滑稽的理由。
    潘国富死了全家之后,是否能够原谅孔四桥,不好说。
    反正,蔡根是不原谅的。
    整出这么大动静,召唤出这么个怪物。
    只是因为镜像问题,法阵逆转?
    这特么叫什么事啊?
    孔四桥痛心疾首的,把石头片摔在了地上。
    转身,从墙后边,拉出了一个小男孩。
    用手掐着孩子的脖子,只要稍微用力就会扭断。
    “阵眼不好使,那你的死穴好使不好使啊?
    潘国富,放下刀,跪在地上,脱掉我的赤血魔衣。
    否则,我让你断子绝孙。”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