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起点小说>书库>历史军事>谍影:命令与征服> 第1043章 ,又有钨砂

第1043章 ,又有钨砂

    第1043章 ,又有钨砂
    张庸迅速让林菀滚蛋。
    战斗呢!女人只会拖累出枪的速度。
    一个日寇的狙击手,多少有些危险。
    但也不是很危险。
    既然目标已经提前暴露,当然有办法对付。
    唯一的问题就是,老曹不在。
    老曹也不是铁打的。不可能连轴转。眼下在休息。
    其他人……
    “余立成。”
    “到。”
    “拿狙击步枪跟我来。”
    “是。”
    余立成立刻换了一把狙击步枪。
    就是春田M1903。
    这里是金陵。空筹部就在这边。春田M1903步枪是编制武器。
    张庸手里有瞄准镜。装上。就是狙击步枪。
    余立成的枪法不错。眯眯眼。有先天优势。
    他的眯眯眼,不是余则成的近视眼。而是有点远视。所以,枪法很准。
    在当时,远视也是一种优势。很容易成为神枪手。
    日寇那边,也有很多远视的。大部分人枪法极准。
    出发。
    静悄悄的靠近。
    很担心又有日寇狙击手出现,然后夹击。
    幸好没有。
    依然是只有一个。
    从侧后方靠近。一点一点的。
    终于,看到目标了。
    举枪瞄准。
    距离大约220米。
    目标非常清晰。应该能一枪击毙。
    “有把握吗?”
    “有。”
    “自己决定……”
    “啪!”
    枪响了。
    张庸:……
    好吧。是个急性子。
    眯眯眼。急性子。真是绝配啊!
    低头。
    担心日寇反击。
    幸好没有。
    五秒以后,红点消失。
    搞定。
    日寇狙击手被打死了。
    “击毙了。”
    “是吗?”
    “跟我来。”
    张庸带着余立成来到日寇尸体的旁边。
    确实,一枪毙命。子弹从侧肋打进去。应该是穿透了心脏。天照大神来了都没用。
    仔细检查尸体。发现不是日寇老兵。
    相反的,有点细皮嫩肉的。似乎是哪个家族的少爷?
    疑惑……
    摸尸。
    什么都没有。
    死者身上并没有什么信物。
    失望。
    就一把破枪。还有十发子弹。
    郁闷……
    刚才的晚餐还没有人报销。
    将林菀撵的太快了。没有叫她买单。同时也是有点不好意思。
    毕竟,自己和林主任抬头不见低头见。敲诈她的妹妹不太好。
    “带走吧!”
    张庸将九七式狙击步枪拿起来。
    严格来说,不是破枪。它的最大优势,就是枪口火焰非常小。
    如果是在黑暗中射击,你根本看不到枪口火光。只能是依靠声音,大概判断发射位置。误差会非常大。
    如果是白天发射,更加隐秘。单纯靠声音判断距离是非常困难的。
    离开。走出几步。忽然折返。
    还是有点心有不甘。始终觉得这个日寇有点特殊。
    细皮嫩肉……
    白白净净……
    想了想,将死者脸上清理一下。然后拿出照相机。
    咔嚓!
    咔嚓!
    连续拍照。
    再将尸体拖到隐蔽处。
    一会儿抓几个日谍来辨认一下。说不定能认出来。
    “走!”
    张庸带着余立成回到队伍中间。
    正好,附近就有照相馆。虽然是晚上。已经打烊。但是张庸不管。
    嘭嘭嘭!
    嘭嘭嘭!
    直接将老板叫起来。让他帮忙晒相。
    老板又是紧张,又是疑惑的看着张庸。小心翼翼的说道:“胶卷是新的,没用完……”
    “晒!”张庸拿出五个大洋。作为酬劳。
    有钱。任性。
    帮我办事,绝对亏不了你!
    新胶卷?没事。
    要是找到正主的话,能换回无数的胶卷。
    “好,好。”
    老板答应着。拿着胶卷进入暗房。
    张庸在外面坐下来。等相片出来。
    一会儿以后,一个有标注的红点出现。查看。发现是温振平。
    咦?
    居然是他?
    他怎么也跑到金陵来了?
    话说,这个家伙原来的日本名字叫什么来着?
    拿出备忘录小本本。翻到第二页。哦。是叫山口多石。海昌船运的。公司总部在上海。
    怀疑这个家伙和日寇海军将领山口多闻有点关系。但是没有证据。
    眼珠子一转,正好想到一些事情,需要和这个日谍单独商量商量。
    于是,吩咐一声,静悄悄单独行动。
    很快,张庸就在黑暗中将温振平给拦截住了。
    温振平没有开车,走的也是小路。结果被张庸堵个正着。
    “是你?”
    温振平发现是虚惊一场。
    原来是张庸啊!
    那没事了。他有按时上贡的。
    其他的日谍,被张庸抓到,铁定没有好结果。但是他……
    每个月4000大洋买平安。非常值得。
    “过来。”
    “什么?”
    “过来,我有事和你说。”
    “呃……”
    温振平小心翼翼的靠近。
    心念电转。想着如何哭穷。如果婉拒张庸提价。
    能维持每个月4000大洋自然是最好的。提高一点,每个月5000,勉强能接受。但是,每个月6000就压力比较大。不过,如果张庸威胁,好汉不吃眼前亏,也只能答应……
    “和歌山的浪荡子,认识吗?”
    “什么?”
    “和歌山的浪荡子。就是大阪附近的那个和歌山。知道不?”
    “大熊庄三?”
    “对。”
    “不认识。但是听说过。”
    “好。从现在开始,你就去投靠大熊庄三吧。”
    “为什么?”
    “因为是我假扮的……”
    “纳尼?”
    温振平情不自禁的爆出了日语。
    什么?
    是你假扮的?
    晕!
    难怪浪荡子忽然冒出来了。
    原来根本不是真的。
    但是,等等!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因为我需要你的配合啊!我第一次伪装其他人,不太熟练。”
    张庸实话实说。
    温振平顿时就被噎住了。
    这……
    伱说得有道理!
    但是……
    这是机密啊!
    你居然告诉我?不怕我去告密?
    看张庸的样子,似乎真的不怕。
    事实上……
    张庸确实无所谓。
    对方想去告密就告密好了。
    他最多损失一个伪装身份而已。没关系。
    “不是……”
    温振平欲言又止。
    张庸点点头。示意对方有话直说。他不介意。
    “浪荡子不合适……”
    “什么?”
    “你伪装谁也不能伪装浪荡子啊……”
    “为什么?”
    “因为浪荡子欠了那么多钱,你怎么还?”
    “他到底欠了多少钱?”
    “可能有好几百万日元。甚至上千万。”
    “钱都到哪里去了?”
    “花销了呗!”
    “花销到什么地方去了?”
    “京都、大阪等地的歌舞町,浪荡子是常客。”
    “那也花销不了这么多啊!”
    “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总之,你假冒他,首先就得还钱。尤其是熊野家的。”
    “浪荡子欠熊野家多少钱?”
    “三百万日元。”
    “啊……”
    轮到张庸悄悄冒冷汗。
    玛德。那些特高科的女间谍有毛病啊!选这么一个人!
    欠那么多钱!
    还不知道花销到什么地方去了……
    等等!
    忽然脑海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
    浪荡子,一个人,是不可能花完那么多钱的。除非是将钱送给了其他人。
    比如说,秩父宫雍仁亲王……
    啊……
    不得了!
    感觉发现了新大陆!
    深呼吸。
    冷静。
    淡定。
    他需要好好的捋一捋。
    如果说,浪荡子只是一个白手套,雍仁才是背后主谋……
    如果说,浪荡子的死,其实是雍仁策划的。为了是杀人灭口。断绝所有的线索。同时,债务也身死道消。
    是这样吗?
    张庸不清楚。但是觉得非常有可能。
    上千万日元啊!可不是小数目!就算是住在歌舞町,都不可能花销得完。
    一定是有其他人拿去使用了。
    而且,其他人拿去使用,做的肯定也是大事。
    如果是一般的小事,哪里需要几百万日元那么多?都能建造一堆军舰了。
    须知道,只要三十日元,就能买一个日寇老白的命!
    古董级别的峰风级驱逐舰,每艘造价才200万日元!
    按照浪荡子的欠款,都能造四五艘驱逐舰!
    那么,问题来了……
    为什么他能借到那么多钱?
    他的脸为什么那么大?别人就那么信任他?
    是谁帮他背书?
    是什么人在背后操作?
    光是浪荡子一个人,是不可能做到的。
    头痛……
    “我没有那么多钱还债……”温振平喃喃自语。
    “我有说过要你还吗?”张庸悻悻的骂道,“那是浪荡子以前欠下的。和我有很么关系?”
    “啊?你要赖账?”温振平顿时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
    “有什么问题?”张庸不以为然。
    不是我欠的。当然不还。
    以前签订的不平等条约,我现在全部不认。
    你们要是问我追债,那咱们就好好的捋捋。钱,我的钱,都去哪里了。
    “我……”
    温振平彻底无语。
    像!
    太像了!
    不对。根本就是一个人!
    无论是浪荡子,还是张庸,都是只入不出的主。
    只有他掏别人口袋里面的钱。别人想要掏他口袋的钱。那是难比登天。搞不好会销户。
    张庸有多么的凶残。他假冒的浪荡子自然就有多么凶残。
    完蛋了。上了贼船下不来了。
    什么?
    去告密?
    神经病!
    告密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有很多事情,自己根本无法说清楚。到时候,死的最快的可能是自己。
    现在的生活多舒服,多滋润,放弃了多可惜。
    “对了,给秋山葵子准备一份厚礼。”
    “为什么?”
    “因为她是大熊庄三的未婚妻。”
    “我……”
    温振平苦着脸。
    你假冒浪荡子去泡妞,还要我掏钱?
    不是,我怎么感觉,之前的浪荡子,都没有你凶残呢?你是打算自己一分钱都不出?
    “有问题?”
    “我没钱了。真的。真的。”
    “你立刻做五十个俯卧撑,我就信你。”
    “我……”
    温振平满脸苦色。
    最终,悻悻的趴地上,真的开始做俯卧撑。
    五十个俯卧撑,和一份厚礼之间,他选择前者。而且,他居然精疲力尽的做完了。
    张庸:……
    好吧。草率了。
    忘记了。这个家伙是间谍。
    做五十个俯卧撑,对于他们来说,是基本功。
    下次,必须还五百个……
    “从月供里面扣。”
    “那就没问题了。”
    温振平顿时轻松加愉快。如释重负。
    还好。没有给张庸勒索的机会。否则,一份厚礼,至少又是几千大洋出去了。
    “秋山重葵是我老丈人,多点联络……”
    “我真的……”
    “从月供里面扣……”
    “行!”
    温振平立刻爽快的回答。
    只要不用自己另外掏钱。他当然没问题。
    张庸:……
    下次提要求,要多加定语。
    之前要求这个家伙每个月上贡四千大洋,现在看来是太少了。
    可是,话都已经说出口,临时更改会损失信誉。
    从长远的角度来说,信誉才是之值钱的。特别是在他从事的这个行当。
    错开话题。
    “对了,你来金陵做什么?”
    “找钨砂。”
    “什么?”
    “钨砂。”
    “谁要钨砂?”
    “海军。”
    “你不是陆军的人吗?”
    “是。所以,我们要将钨砂掌握在自己手里。”
    “然后高价卖给海军?”
    “是的。”
    温振平直白回答。
    张庸于是不再问。
    早就知道是这样。
    海军马鹿要钨砂,陆军肯定会捣乱。
    上次曾广源说联系徐盛,也不知道那边的进展现在是什么情况……
    “找到没?”
    “联系上了。货已经到九江。”
    “九江?”
    “对。”
    “怎么会有货到九江?”
    “从赣南出来的。当然是要先到九江,然后再到金陵啊!”
    “赣南……”
    张庸皱皱眉头。
    难道是新货?新搞出来的?
    话说,又是谁这么大本事,又从赣南搞到了一批货?
    等等……
    好像哪里不对。
    “是谁的货?打的是谁的名义?”
    “是胡宗南的船。”
    “嗯?”
    “用的是第一军的名义。”
    “嗯?”
    “多少数量?”
    “五百吨。”
    “嗯?”
    张庸感觉匪夷所思。
    如此说来,就不是红党搞来的。而是国军内部。
    思索片刻,逐渐明白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国军内部有人想要发财。
    本来,那些钨砂,应该是卖给德国人的。已经和德国人签署了长期的贸易协议。
    用钨砂来换德国人的武器装备。这是国际贸易。
    然而,国际贸易的结果,就是款项落入国库。私人好像拿不到多少。
    但是,如果找机会,隐瞒一部分产量,将一部分钨砂,偷偷的运输出来,自己找买家,那就赚多了。
    一百吨钨砂,转手,能赚两三万大洋呢!
    五百吨,就是十几万。
    谁能不心动?
    正好,前线部队有的是这个便利。
    胡宗南是天子第一门生,又是第一军的军长,又是督察专员……
    用他的名义将钨砂运出来,谁敢拦截检查?
    当然,未必是胡宗南自己做的。但是,有人利用他的名义就足够了。
    事成以后,胡宗南只需要暗中收钱即可。
    “还有其他吗?”
    “有。但是,和我没联系。”
    “知道了。”
    张庸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果然,大家都是捞钱高手。有好处,不放过。
    钨砂值钱,那就盯着。想办法搞出来。你胡宗南搞一点,我汤恩伯也搞一点。
    还有其他那些大佬。谁也不甘人后。
    法不责众。
    大家都有做这样的事,自然就没有人会报告老蒋。
    老蒋从头到尾,都会被蒙在鼓里。
    玛德。都是高手。
    他张庸居然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收到。
    唉……
    跟不上时代啊!
    但是,无所谓了。他现在已经知道。
    等钨砂到了金陵,或者上海,他肯定是要插一脚的。有好处的事,怎么能少我张庸的份?
    “滚!”
    将温振平打发走。
    回到照相馆。发现相片还没搞好。
    这年头的快相,速度再快,也要两个小时。甚至更长。
    忽然,有人急匆匆的赶来。
    是一个鸡鹅巷总部的特工。
    “报告专员,吴淞口码头请你尽快回电话。”
    “好。”
    张庸收回心思。
    吴淞口码头?什么事?出事了?
    当即去找电话。
    打回去吴淞口码头。接电话的就是袁正。
    “专员……”
    “发生了什么事?”
    “码头来了一艘船。船上有几百人。说是从南满那边过来的。”
    “南满?”
    “对。很多人像是囚犯。还有警察看管。有枪。”
    “扣住他们!”
    “我的人不够……”
    “我打电话安排增员。”
    “好,好。”
    “就这样!”
    张庸立刻挂掉电话。
    从南满来的船,有几百名罪犯?
    不是罪犯,是抗日分子。那些警察都是伪满洲国的。
    他们真的在吴淞口码头上岸了。
    速度有点快。
    他张庸还没准备好,人就来了。
    既然来了。那就别走!
    全部都留下!
    迅速打电话回去026后勤基地。接电话的正好就是石秉道。
    “东家……”
    “基地还有多少人?”
    “大约两百多吧……”
    “留下三十人看家。其他人,立刻增援吴淞口码头。”
    “发生什么事了?”
    “来了一艘船。船上装满了抗日分子。还有一些伪满洲国的警察。有枪。”
    “啊?”
    “去码头帮忙。将所有的伪满洲国警察全部扣下。如果反抗,就地击毙。”
    “好。”
    “我马上飞回去处理。”
    “好。”
    “就这样。”
    张庸迅速挂掉电话。
    顾不得相片的事了。
    等不及。
    他要立刻赶回去大校场空军基地。然后直接起飞。
    吴淞口码头的事情,需要他亲自处理。如果是交给其他人的话,会出事的。
    “余立成。”
    “到。”
    “这边的事交给你了。记得拿到相片。”
    “是。”
    “我会尽快回来的。”
    “是。”
    “我走了。”
    张庸急匆匆的出发。
    心急火燎的前往大校场空军基地。
    结果……
    晚上……
    飞机无法出动!
    【未完待续】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