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起点小说>书库>历史军事>从八百开始崛起> 第1434章 搏一搏,摩托变单车!

第1434章 搏一搏,摩托变单车!

    第1434章 搏一搏,摩托变单车!
    1月23日晨5时半!
    站在山坳里看着列队的帝国官兵,一向坚强的针谷逸原少将涕泪长流。
    原本兵强马壮的7000人支队,如今能站在他面前的,不过1400人,另外还有600伤兵,合计不过2000人。
    有5000人,经昨日一战,全部留在中国人的高地前。
    针谷逸原在昨日黄昏落幕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他已经不可能攻下中国人的高地了,哪怕他直觉中国人至少有好几个高地已经摇摇欲坠,只要他再投入一定兵力就一定能拿下。
    但他纵算再如何上头,也知道自己不能那样做了,那样做的结果只能是整个支队全军覆灭在这个不知名的山坳里。
    这也算是针谷逸原在四方湾战场上所做的最英明决定,在针谷支队舍命狂攻下,唐团座虽然已经派出了4营两个步兵连,但尚未出动警卫连这个最后预备队,这200精锐一出,针谷支队这最后1400人填进去也不够。
    “此战虽然失利,但我支队亦使得敌军该部损失惨重无能支援石牌中央战场,为支队重伤官兵生命计,我支队暂且撤离战场休整,他日觅战机与此地敌军残部再战,必覆灭之!”黎明的晨曦中,擦去脸上泪痕的日本陆军少将终于稳定好情绪,为自己支队残部鼓劲打气。
    一场大败,被日本陆军少将轻描淡写的解读为失利,撤离也不是打不过,而是要让600重伤兵活下来。
    这个理由其实还是站得住脚的,仅仅只是昨日那一天,在前线负创的重伤兵就死亡了一半,有近500名伤兵因为缺乏止血药物在震耳欲聋的枪炮声中停止了呼吸。
    中国人对辎重部队的炮击不仅涉及到吃饭的问题,更是将储存药物摧毁了大半,过千的伤兵只有不到三分之一能得到及时救治。
    齐整站在山坳里的日军步兵们脸上满是屈辱,但眼底深处却是如释重负。
    他们都很清楚,这一仗虽然败了,但少将支队长终于要撤军了,至少他们这些人还能活着,而不像他们那些同僚一样,如今都还陈尸于敌军的高地上。
    本来日本陆军中有将战场上残骸收敛的习惯,但同样杀红眼的中国人根本不让,想拉回一具尸体,往往又要付出一人甚至几人的代价,试过几次后,包括针谷逸原在内的各级指挥官们也放弃了这个‘愚蠢’的行为。
    只能等石牌之战后,获得整体战局胜利的帝国陆军们再来将遗骸收回吧!
    在针谷逸原的命令下,日军步兵除了携带一日份军粮和必要的弹药,抛弃了大部分辎重。
    还残存的5门山炮虽然被拆成几块由驮马运输,但炮弹却只有可怜的不到60发,损坏的重机枪则全部被抛弃掉,连为数不多的驮马四蹄和口鼻上都绑上毛巾,这是为了防止驮马发出嘶鸣和马蹄声。
    说白了,这和所谓撤离没有半毛钱关系,主打的就是一个悄悄的跑路。
    从四方湾战场到他们绕道的朱家坪战场侧翼,可还有12公里的山路,再向来的时候那般重装行军,估计得大半天赶路,何况现在还有600多名重伤兵需要用担架抬着返回。
    针谷逸原没有太耽误时间,简短的给残兵鼓劲后,于晨5点35分,针谷支队残部就有序的悄然离开山坳,沿着原路返回。
    那一幕绝壁称得上凄惨,先不说和来时兵强马壮人喊马嘶对比,就说现在,1400人,其中有近千人两人一组用担架抬着一名伤兵,还有伤势较轻的则用布兜挂在驮马背上,哪怕在山路上颠簸到伤口再疼,伤兵们也是口咬毛巾,不让自己发出一点点声音。
    针谷支队已经在昨日将自己所有的血勇消耗一空,此时的他们,只想做个安静的跑路渣男。
    如果换成其他中国部队,在如此可怕的攻击力度下能守住自己的阵地已经是缴天之幸,那还顾得上去和日军残部较劲?
    但针谷支队很不幸遇见的是四行团,更不幸的是有个灵魂来自未来的中国指挥官,放走谁,都不可能放走制造屠杀的禽兽。
    在针谷支队逃跑路线上数百米外的密林中,至少有超过20双眼睛在盯着他们。
    这2000针谷支队残兵,唐团座可从没想过要放过他们,而且,这个诱饵如此之香,他就不信日本人会舍得让这2000日军自生自灭,尤其是以横山勇那个骄傲至极的个性。
    “4营按照原计划,在沿途高地上对日军层层堵截,1营抽调3个排,警卫连抽调2个排,另,特务营、工兵营、辎重营各抽调一个排充当预备队,把针谷支队给我困牢在这片山区。”唐刀盯着沙盘,眼中满是戾色。
    “各部都给我记好了,没我的命令,不得主动进攻,老子这次要节约点子弹,把这帮狗日的活活饿死在这片大山里!”
    针谷支队只行走了不到五公里,就遭遇到了第一波攻击,占据着一个海拔400多米山峰高地的两个中国步兵班,以步枪和机枪对山道实施封锁。
    为避免被中国人缠上,针谷逸原果断的放下大约120名步兵和中国军人纠缠,主力部队在侦察尖兵的带领下,翻越山岭绕路前进。
    这时候的日军步兵们还在庆幸他们少将支队长的果断,放弃大量辎重的轻装,使得他们可以不用因为要走山路而和占据着地理优势的中国士兵死打硬拼。
    虽然很辛苦,但活命才是当下最主要的。
    然而悲催的是,中国人的林子也不是那么好进的,他们竟然在密林深处遭遇雷区。
    那是侦察连沈老六所属侦察排的杰作!
    早在昨日战斗落幕,唐刀判断日军残部必然要跑路后,沈老六就根据地形判断,日军在这个山路拐角处遭遇攻击,就必然选择放弃强攻绕道走,翻越山岭成为他们第一选择。
    连夜带着自己侦察排的弟兄们,在这片山林里埋下了超过60枚反步兵雷。
    针谷支队原来还带着几个探测金属的探雷器,但针谷逸原下令放弃所有没必要的辎重,还要负责抬伤员的工兵们那还会带这些玩意儿。
    当第一枚反步兵雷将两名日军炸翻在草丛中后,后续跟进的日本人集体痛苦的闭上双眼。
    中国人竟然歹毒如斯,连他们自己生活的山林里都埋上地雷,他们以后是不想走这片山林了是不是?
    你看这人性是不是很可笑,在胜利时,日本人就会说这片肥沃的土地中国人不配拥有,遇到失败,就开始吐槽中国人不讲武德,连自己的土地都布下恶毒的雷区。
    而对于目前的中国来说,有日本人的地方,就是战场,既然是战场,那还会考虑什么未来,先把敌人干死再说。
    未来,只有胜利者才配享有!
    “我需要有帝国勇士替全支队蹚出一条路来!”赶至雷区边缘的针谷逸原少将果决到令日军遍体生寒。
    突然出现的阻击和雷区让针谷逸原产生了浓浓的危机感,他有理由推断中国人正在拖慢他的行军速度,而拖慢行军速度的意图是什么,几乎已经呼之欲出。
    经过昨日一战中方表现出的火力强度,针谷逸原已经对强硬攻破对手的阵地彻底失去信心,哪怕对方或许并没有特别完善的工事。
    针谷逸原不能让针谷支队成为帝国派遣军中第一支以支队规模全军覆灭的部队,那将是整个帝国陆军之耻。
    所以,他需要牺牲少数人来拯救大部分人。
    所幸,日军中不缺乏勇敢者,在针谷逸原少将阁下殷切的目光下,还是有近十名傻蛋勇敢的站了出来。
    “我会把你们的英勇事迹讲述给你们的家人,帝国也不会忘记你们的牺牲。”针谷逸原极为少见的动情,眼中含着泪光勉励即将送死的十个脑瓜子有炮的麾下。
    “帝国万岁!”一名日军高呼着口号,奋勇前奔。
    ?????55.?????
    一口气在草丛中狂奔了二十几米,都没有想象中的爆炸,停下来喘着粗气却满脸喜悦的日军步兵回望着趴在地上的同僚们,激动的挥着手刚想喊些什么。
    “轰!”一声巨响。
    硝烟过后,两条腿自膝盖下全部断掉的日军步兵疼得惨嚎连天。
    如果不是他太过兴奋又往一侧横移了20厘米,那枚小型反步兵雷或许并不会触发。
    但显然,他的好运也就到此为止。
    “砰!”一声枪响,痛苦惨嚎的日军浑身狠狠一颤,声音由高转低,最终彻底沉寂。
    “继续!”刚刚还一脸温情,此时却冷冰冰挥手下令身边卫士开枪的日本陆军少将满眼戾气。
    他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不用中国人围过来,他这千把号人的士气就会彻底崩塌,那随时可能就演变为溃败。
    在环境如此复杂的山间,溃败,那就意味着死亡。
    “轰!轰!轰!”一名名日军在针谷逸原‘殷切’的目光中,满眼泪光的走向雷区。
    没有生还者,因为所有被炸断双腿的日军步兵都被针谷逸原身边的卫队用精准枪法给射杀。
    他不能让响彻山林的惨嚎再次打击大军的士气,反正遭受重创的伤兵在这样的环境下是无法存活的。
    只是,道理谁都知道,但所谓兔死狐悲,眼见支队长阁下如此对待舍命相拼的帝国勇士,日军步兵们的士气依旧是不可避免的跌至谷底。
    如果此时出现一支军队,哪怕就是个步兵连,对这支士气已经低至极致的千余人发起突击,有极大的可能将之彻底击溃。
    不过,这并不符合唐团座的风格,他要把利益最大化。
    不仅要围死这2000日寇,他更要让外围的日军知道,这里有2000日本人,救还是不救,那得看他们的抉择。
    “小鬼子还挺狠,竟然采用肉弹战术!”趴在600米外草丛里的沈老六也被日军的操作给惊住了。
    他收到的命令是尽力拖慢日军的行军步伐,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埋设地雷最方便,那成想针谷逸原就用这一招就把他冥思苦想设计的区域和大半晚上的辛苦劳作给破了。
    “小鬼子又开始行军了,排长,要不要集合全排弟兄干他个狗日的?刚刚连长那边通知了,警卫连和工兵连的弟兄们正在前面1000米处紧急修筑工事。我们是不是得给他们争取点时间。”曹英冲悄悄凑过来问道。
    “你小子还是步兵营那帮家伙的思维,动不动就集合一大票人干,咱们是什么人,是侦察连,干的就是刺人顺便打闷棍的活儿。”沈老六却是咧着嘴‘教训’自己的副排长。
    “告诉弟兄们,还是按先前侦察小组编制,能干鬼子一枪一炮,那就干他们一家伙,不要恋战,占了便宜就溜。狙击手给老子瞄准鬼子军官打,鬼子军官没穿毛呢大衣不要紧,只要那个身边围的鬼子兵多,那就是军官,给我打就是了。”
    接连付出16人代价终于闯出雷区的针谷支队就这样又遭遇了一群‘无赖’。
    中国人就藏在距离他们行军路线至少400米外山林的旮旯里,要么给你来上一枪,要么用机枪给你来上一记长连射,等你掷弹筒一通打过去,人家早就溜走了。
    虽然这样付出的损失其实并不大,但他吓人啊!
    尤其是日军各级军官们,这会儿更是胆颤。
    哪怕他们在军令要求下,全体换上了和普通步兵一样的军服,穿上了沉重的牛皮靴,什么白手套、指挥刀和马靴都装起来了,但中国人仿佛都认得他们一样,就这不到一里路的行军,中国人发起的十几起袭击中,竟然有6名军官被射杀,其中还有一人是少佐级大队长,而且还是在有6名卫兵贴身保护下被一枪精准命中肋下,痛苦的挣扎了十几分钟才算是彻底咽气。
    “中国人不是通过军服,应该是根据身边卫兵多少来辨别的,所有军官卫兵都距离拉远,保持正常行军。”针谷逸原脑瓜子还算够用,在收到连续几起军官被精准射杀的报告后,很迅速的做出应变。
    只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明知道有中国人躲在山林里远距离袭击,身边还没个人给挡枪,换成谁敢?官越大,越不敢单人走,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了卫兵,和赤身果体走在冰天雪地中有啥区别?
    怕死还不想被当成袭击目标,除了增派尖兵在行军外围警戒,貌似再无其他办法。
    虽然针谷逸原急得嘴巴上都冒出了两个火疮,这行军速度也没法加快,不过千米的路程,抬着伤兵的针谷支队竟然走了足足1个半小时。
    除了山林中行军极难之外,沈老六在周边山区部署的二十几个侦察小组的袭击起了关键作用。
    然后,悲剧的针谷支队走到了战后被称之为‘针谷支队最后的仰望’磨盘岭。
    这是一座海拔并不高,但极其险峻的山岭,针谷支队抵达四方湾时就经过这里,那条山路就从岭下蜿蜒而行,对于磨盘岭上的人来说,山路上就算有只老鼠,都看得清清楚楚。
    想从这里过,除了那条山路,除非变成一只猴子,可以攀上坡度近80度的峭壁翻上那座高420米的山岭。
    但显然,别说人变不成猴子,就算是真猴子,面对磨盘岭上突然出现的160名荷枪实弹的中国士兵,也没机会。
    当针谷支队紧赶慢赶踏上这条小路时,来自山岭上的4挺MG42机枪突然开火,率先开拔的400多名日军瞬间人仰马翻。
    在四条火舌的来回扫荡中,曾经凶猛无匹的日军步兵就像是初生的婴儿,几乎是毫无反抗的被一一射杀在那条山路上。
    看着眼前的惨状,针谷逸原呆若木鸡,直到十几秒后才下达全军撤离的命令。
    至此,针谷逸原已经知道针谷支队彻底失去了自我脱困能力,他必须得向村上起作和横山勇求援了。
    “命令村上起作中将,全力投入对石牌中央阵地的争夺,迅速击溃敌18军11师,以解针谷支队之围;命令231联队及野沟支队,让他们抽调一定兵力去增援针谷支队;另命令针谷支队,原地待援!”
    脸色阴沉的横山勇在收到针谷逸原的求援电报后,愤怒的一刀劈碎还放着自己心爱茶盅的小几,宣泄完怒火的日本第11军司令官终究恢复冷静,知道自己再怎么想宰了针谷逸原这个蠢货也是无用,想避免一个支队被中国人全歼的悲剧,就只能竭尽所能。
    当年106师团被他那位老对手全歼,一个帝国陆军中将殒命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他是再清楚不过,不是如此,他哪有机会上位?
    他可不能让筹谋近一年的石牌之战反变成他横山勇的滑铁卢,他只能搏,不管单车能否变摩托。
    殊不知,正是因为横山勇这道军令,造成了石牌中央阵地绞肉机模式提前展开。
    通过增援,村上起作指挥的步兵可战之力达9000余,但他面对的,不再是必须分兵的11师,而是拥有6个步兵团全盛时期的11师,且还有暂6师的两个团当预备队。
    6个精锐步兵团,在前面两天的战斗中损失了差不多3000人,尚有3万人可堪一战。
    9000vs13000,中方拥有彻底的地形之利,而重火力方面,中方虽没有舰炮,但有了四行团承诺的可火力支援的12门山炮后,仅是75毫米山炮,就达36门,不说超过日军,旗鼓相当还是差不多的。
    而空中,尝到甜头的中国空军已经决意全力支援石牌,川省其余六个机场的机群早就开始24小时待命,随时奉命支援石牌。
    想靠强攻取得胜利的结果,只能是将士兵投入到这场人为的绞肉机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